当前位置:首页 > 胶囊剂崩解问题

胶囊剂崩解问题

[导读]本文从空心胶囊贮存期崩解情况、胶囊剂制备的工艺方.

实验材料

药物: 发酵虫草菌粉, 氯霉素。

辅料: 淀粉( 药用)、淀粉糖粉颗粒( 淀粉糖粉为:8 6)蔗糖( 一级白砂糖)、硬脂酸镁(M )S、滑石粉、梭甲基纤维素钠(C M C 一N a)

材料: l #, 2 # 空心胶囊( QD 明胶厂), l #, 2# 胶囊(5 2公司产),玻璃瓶、塞、盖, 高密度聚乙烯塑料瓶。



工艺方法

发酵虫草菌粉糖浆制粒( 原工艺;) 发酵虫草菌粉C M C 一N a 制粒; 发酵虫草菌粉加2% M S 混合粉, 以上分别填充QD 厂和sz 公司的1” ,2’ 空心胶囊制成胶囊剂。

  氯霉素淀粉浆制粒( 原工艺) 氯霉素。c M c 一N 。制粒; 氯霉素原粉加3% 滑石粉和2 % M S 混匀粉分别填充上述两厂#l,#2 胶囊。

  辅料: 淀粉糖粉颗粒; M ;S 滑石粉; 淀粉加1% M ;S淀粉; 糖粉; 淀粉糖粉加1% M S 混合粉。上述辅料分别填充QD 和5 2 两厂的l #, 2 # 胶囊。

包装方法

  将上述制得的各种硬胶囊样品, 分别密封于玻璃瓶和高密度聚乙烯塑料瓶中, 制成4 2 个样品, 进行编号包装。

加速实验方法

  按美国F D A 规定, 样品放在37 ℃ 一4 0 ℃ , R H 75 %以上的恒温箱中保存9 0d , 如果产品稳定( 即各方面指标符合规定), 那么该产品有效期至少为Z a 。本实验采用37士.0 5 ℃ , R H 75 % 条件保存, 每15 d 测定崩解时限1 次,然后将各次各样品的崩解时限数据进行处理分析l[]

空心胶囊贮存期崩解时限抽验

  我们对2 0 14 年进厂的在室温下贮存的部分原包装空心胶囊随机抽样并按《中国药典》2 0 巧年版附录胶囊剂项下规定测定崩解度。上述两厂家空心胶囊产品, 测定时间均在2 0 巧年9 月巧日。实验提示, 进厂后在室温贮存条件下, .0 5a 内测定崩解时限, 结果均在合格范围内, 而用以上空心胶囊所制成的胶囊剂在贮存期出现的崩解时限不合格现象, 似与空心胶囊的贮存条件无关。

硬胶囊剂崩解时限与包装材料的关系

  硬胶囊剂( 本文指氯霉素、虫草菌粉不同工艺方法填充的胶囊以及各种药用辅料胶囊) 在贮存期的崩解时限与包装材料关系很大, 不同的包装材料对胶囊剂的崩解差异性显著。2 个样品分别以玻瓶( 蜡封) 和高密度聚乙烯瓶包装在37士.0 5 ℃ , R H 75 % 以上恒温下考察。玻璃瓶封装的样品平崩解时限明显长于塑料瓶包装者, 二者有显著差异, 在实验中发现4 5 d 崩解不合格的有3 个样品( 淀粉胶囊、淀粉糖粉颗粒胶囊、虫草菌粉加2 % M s 胶囊;) 6 0 d 崩解不合格的有7 个; 7 5 d 不合格的有6 个; 9 0 d 不合格的有6 个,均为玻璃瓶封蜡包装者。

  包装材料对固体制剂( 包括胶囊剂) 稳定性影响较大,目前采用的塑料包装与蜡封玻璃瓶相比, 经研究, 一些对水不稳定的药物, 在50 ℃ 以下时, 其稳定性比较在玻璃瓶中为好, 其原因是塑料包装可有显著量的水份通过薄膜( 塑料) 扩散而去, 从而增加了药物的稳定性, 而在室温时扩散方向则相反。

  本实验所用高密度聚乙烯塑料瓶, 对香味、气味有较高渗透率, 水蒸汽透过率为.0 5 9 / (6 25c m 2·24 h ),R H 95 %。可见塑料包装对瓶内外水份起到了一种平衡作用, 从而增加了胶囊的稳定性。

崩解时限与制备工艺方法的关系

  同一种胶囊剂, 以不同工艺方法制备, 在贮存期( 加速实验中) 崩解情况也是不一样的。虫草菌粉和氯霉素用c M 一N 。(30 0 一60 0 c sP ) 制粒填充胶囊, 在贮存期平均崩解时限明显小于其淀粉(糖) 浆颗粒原粉加M (S 滑石粉)所填充的胶囊, 其它工艺方法制备的胶囊剂, 平均崩解时限为C M C 一N a 所制颗粒的胶囊崩解时限的1 76 倍, 有显著差异性。

在加速试验中, 虫草菌粉加2 % M S 胶囊在4 5 d 和6 0 d时各有两个样品崩解时限超过30 m in 而不合格; 氯霉素原料加2 环M S 3 % 滑石粉者, 4 5d 时有l 个样品2 7 m i n 崩解,6 0 d 时有1 个样品24 m in 崩解, 尽管都在规定范围, 但其C M C 一N a 为粘合剂的颗粒, 仅10 m in 左右就崩解了。其机理可能是C M C 一N a 在颗粒外形成薄膜, 把药物与囊壳隔离开来, 从而避免了药物与明胶接触, 因而增加了明胶与药物稳定性的结果闭。

胶囊剂在贮存期崩解时限与不同厂家空心胶囊的关系

  按不同包装材料、不同工艺方法、各种辅料分别对胶囊样品进行考察, 发现在加速试验中平均崩解时限有显著差异。除一个项目为40 ℃ 15 d 外, 其余均为3 7 0 士0 .5 ℃ ,R H 7 5%上述情况可以看出QD 厂空心胶囊在加速试验中平均崩解时限比 2 厂的明显延长 5 。

  蜡封玻瓶装者,37 ℃ 下15 d ,30 d 时测定崩解,QD厂的都大于hl 而不合格了, 而zS 厂者在30 d 时测定崩解只有1 个样品超过30 m in, 因而有显著差异性。其原因可能5 2 厂在空心胶囊制备中添加了抗氧剂, 对明胶有保护作用而减轻了温度的不利影响。

胶囊剂贮存期崩解度与不同辅料之间的关系

  淀粉, M S , 滑石粉, 蔗糖, 淀粉糖粉颗粒加1%M S , 分别填充胶囊后在37 士.0 5 ℃ 下保存, 不同时间测定各样品平均崩解度。

  尽管不同辅料填充的胶囊, 在加速试验中都崩解合格,但淀粉胶囊和淀粉糖粉颗粒加1% M S 胶囊崩解时间较其它辅料有明显增长·其余差别不十分显著, 但具体样品相差较大。

  如淀粉糖粉颗粒胶囊在4 5 d , 9 0 d 崩解各有1 个样品超过30 m in 而不合格, 淀粉糖粉颗粒加1% M S 胶囊45,60,75 d 的崩解时限明显延长为17 ~ 2 6 m in , 且在崩解中虽都释放出了“ 药物” , 但都留有大片囊壳和柔软完整的囊体不溶物。蔗糖胶囊崩解始终在10 m in 内且囊壳溶散较好。( 以上每个辅料均有6 个样品参加试验)



讨论

  本文就发酵虫草菌粉、氯霉素用不同辅料、不同工艺方法以及用不同辅料制备的胶囊剂以不同包装材料包装,进行了崩解时限的稳定性实验和初步探讨。包装材料对胶囊剂在贮存期崩解时限有显著影响, 高密度聚乙烯塑料瓶因为对空气和水份有一定透析作用和平衡作用故对胶囊崩解时限和稳定性比蜡封玻瓶为好2。采用纤维素聚合物作粘合剂制备薄膜颗粒可增加胶囊与药物的稳定性有利于贮存期崩解。不同药用辅料填充的胶囊剂在贮存期对崩解度似有一定影响, 但蔗糖胶囊未见贮存中崩解时限延长。





相关文章